无恙

极地居民,冷cp爱好者,杂食党,常年蹲在坑底。

本命辛巴德,坐等魔笛第三季和辛冒第二季中

现在吃的cp有青也/艾利/土银/周叶/韩叶/伍封/轰出/胜出/all辛等等【宁拆不逆】

欢迎勾搭~

【all辛】小孩子就是用来欺负的(二)

没想到还会有续吧~我也是呆惯了冷坑(摊手)

【all辛】小孩子就是用来欺负的啊

♥原作魔笛,衍生作

♥烂大街的幼化梗,辛中心向

♥自娱自乐,雷点自避

chapter  1

阳光倾斜,撒进了金碧辉煌的宫殿里。奢华大床的中央,一个小小的身影揉着惺忪睡眼爬了起来。

“现在什么时候了?头好疼,昨晚喝太多了啊…咦?!”

视线下移,一双白嫩嫩的小短腿出现在他的视野里。仿佛终于发了什么不妥一般,他将手放到眼前来,这只手又小又白,还带着点稚气的婴儿肥,完全不像是一个成熟大人的手。

“诶?”他楞了一楞,随后大叫起来“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所以,你一觉起来,就发现自己变小了?而你自己也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对吗?”辅政官贾法尔严肃的分析着,心情却难以平静,频频看向对面的小人儿。

对面小小的王正襟危坐,神情严峻,小脸绷的紧紧的。但身后拖的长长的大人衣服却使他看起来像是穿了父母衣裳恶作剧的孩童。头上不停摆动的呆毛更是暴露了他内心受到的冲击。

“是的。我昨晚喝完酒之后就回到了自己的寝室睡下了,绝对没有做任何奇怪的事哦!”对面的小人儿急于证明自己的无辜,头上的呆毛剧烈摇晃着。

“所以我才说让你少喝酒啊!”贾法尔无奈道“作为一国之君的您,竟然发生了这种事?您知道这种事暴露出去会造成多大的恶果吗?”

“...对不起”辛巴达的呆毛顿时蔫了下来。

“让医生检查过了吗,他们怎么说?”贾法尔揉揉太阳穴,感觉自己的头又大了一截。

“说是查不出来原因,只能推断出这种形态应该不会持续太久。在这期间不会对王的身体造成任何伤害。”雅姆莱哈回道。

“为今之计也只有先瞒下来了,要是这种消息暴露出去有可能会引发不必要的恐慌与暴乱,如今最重要的是保护吾王的安全。辛,你先试一试以你现在的身体还能不能实现魔装?”

“好”辛巴达刚站起身来,就踩上了自己过长的衣角,啪叽一声摔倒在地。

“呜...好疼!”辛巴达捂着自己红红的鼻子,金色的大眼睛里眼泪汪汪。

“唉,真担心这个国家的未来啊!”贾法尔扶额。

“好可爱!”这是一旁眼冒爱心的雅姆莱哈和皮斯蒂。看来是辛巴达的这副形态激起了她们的母爱。

这也难怪,作为一名撩妹圣手,辛的外形绝对是无可挑剔的。特别是在他幼化之后,本来对于孩童来说相对模糊的性别差异被他长长的头发淡化,金色的大眼睛,肉肉的小脸,以及那吹弹可破的白嫩肌肤,简直就像一个会动的人偶。

按理说,这样的外貌拿到任何女性面前绝对是无往不胜。然而现在的辛却完全没有那个心情。

“愤怒与英杰的精灵啊!附于吾体,化吾身为伟大之魔神!”充满童稚的吟唱声响起,但预想中的魔装却并没有到来。

辛巴达放下手中的金属器“好像是不行呢,身体的缩小使我的魔力也受到了限制,没有充足的魔力,魔装就不可能实现。”

“预料之中”贾法尔说到。“那么现在该做之事就是保密了。在场的诸位,请务必管好自己的嘴巴,以免招致灭国之灾。拜托了!”

“当然!”众人同意。

“辛,你身体在没有恢复之前也只能待着宫中,严禁四处走动!以免暴露身份!”

“哦...”辛巴达看起来不是很开心。“那就拜托你了,贾法尔君。我一定会尽早恢复的。”

身为一个强者,这种无力感是最让人厌恶的。会让人回想起某些不好的回忆。

紧急召集一结束,一旁迫不及待的雅姆莱哈和皮斯蒂就已经围了上来,对她们小小的王的身体动手动脚。

“哇!好可爱啊!脸颊好软啊!皮肤好白啊!”雅姆莱哈一边猥亵着自家小小的的王,一边发表着自己的感想。

“头发好长啊,要不要我给您扎起来啊?”皮斯蒂摸着辛巴达绸缎一般的紫色长发,爱不释手。

“住、住手啦!”辛巴达被两人的热情弄的不知所措。即使他平时经常撩妹,但还是有自己绝对不对部下出手的原则的。

“害羞啦?真可爱!”两人被他脸上的神情萌到,又是一阵好摸。

辛巴达的小脸通红,这种毫无反抗之力的感觉真的是分外耻辱啊,自己全身上下都被摸了个遍啊!

“喂,你们两个!”贾法尔说话了“出手克制点。即使是那个样子,他也是你们的王啊!”

“那个样子是什么意思啊贾法尔君?”深觉自己的国王权威受到了挑衅,辛巴达抗议道“我就是变成这样也还是很有威严的好吗?”

看着眼前小人脸颊通红双眼瞪大的可爱模样,贾法尔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告诉他你还真没有威严的事实。

突然,一旁的马斯鲁尔也捏了捏辛巴达的脸颊。

“确实很软呢。”他面无表情道,垂下的手却在暗中摩挲着,似乎在回味着刚才的触感。

“诶?是吗!我也要摸一摸!”迦尔鲁卡也跟着凑热闹。

“哇!真的啊!像棉花一样!”迦尔鲁卡大呼小叫。

“你们几个!我可不是人偶啊!”辛巴达实在忍受不了了。

“哈哈哈,有什么关系嘛。”席纳霍霍爽朗的笑道,“不如说这样正好啊,这样的话,辛就不能出去拈花惹草了吧?!”

“我何曾拈花惹草过?”对于席纳霍霍的说法,辛巴达提出反驳,“我只是对女性表现出了相应的礼节与尊敬而已,并未存有任何不好的想法。”

“那只是你自己这么认为而已。”贾法尔回应道。

“辛总是在不知不觉间就俘获了女性的芳心呢,可是他自己却没有自觉。”多拉贡说。

“是这样吗?”辛巴达看起来很是不解。

“唉,”一旁的贾法尔叹了口气,“辛,把你的金属器全部拿出来交给我吧。现在的情况已经是很糟糕了。要是金属器再次丢失那就不好了。”

“好。”辛巴达将自己身上的所有金属器都交给了贾法尔,“这样子可以了吧贾法尔君?”

“嗯。你跟我来,首先要帮您换下那身不像样的装扮啊。”

“那我也去,我可以提供参谋!”一旁的雅姆莱哈急忙举手,皮斯蒂附议。

“那就一起来吧!”贾法尔挥挥手,一行人走向更衣间。

这里是宫廷的更衣室,各种风格的衣服应有尽有。

看着这一堆一堆的童装,辛巴达不知道为什么打了个寒颤。

果然不出他的预料,雅姆莱哈和皮斯蒂两人完全将这当成了换装游戏,什么样的衣服都要往辛巴达的身上套。

与此同时,雅姆莱哈还用魔法水晶记录了换装的全程,她对每一件衣服都赞不绝口,直呼可爱。

辛巴达现在的样子颇为狼狈。

在看到角落里陈列的蕾丝边蝴蝶结小裙子时,辛巴达的直觉让他迅速挑好了衣服。

“诶?真可惜啊!我还想让王穿上那件超可爱的公主裙呢!”雅姆莱哈对皮斯蒂说。

辛巴达闻言松了一口气,幸亏自己提前挑好了衣服啊!

这件在匆忙之间挑好的衣服是一件神官服,神秘而古老的金色纹边使它看起来充满威严,辛巴达自认为这很适合自己。

但实际上大家都知道,并没有那回事。再怎么威严满满的衣服,穿在一个孩子身上也只是徒增稚气。

皮斯蒂将辛巴达的长发用发带箍了起来编成小辫垂在身后,使它至少看上去不再那么繁冗了。

辛巴达对着镜子看了看,对自己的装扮表示满意。他是一位非常注重仪表的王。

看着镜子前转来转去,骄傲之情溢于言表的辛巴达,贾法尔小声说“我怎么觉得辛的心里年龄也跟着缩小了呢?”

“啊!我也这么觉得!”雅姆莱哈表示赞同。

“总觉得王在变小之后就孩子气了呢。”皮斯蒂附议。

“...”贾法尔感觉自己似乎说出了什么不得了的事实。

“辛,你在变小之后有没有感到什么不舒服的地方?”

“嗯...没有啊”辛巴达回道。

“是吗?以防万一还是检查一下吧。”贾法尔让雅姆莱哈和皮斯蒂先退下了,自己领着辛巴达去了另一个房间。

贾法尔拿出笔墨纸砚,让辛巴达做一些简单的题。

“好了!”不一会儿,辛巴达就完成了任务。他看起来自信满满的将答案呈给了贾法尔,金色的大眼睛扑闪扑闪的看着他。

“...”在看到辛巴达的成果之后,贾法尔陷入了深深地沉默。

“...辛,可能你自己还没有意识到,但是,你的智商确实在跟随你的身体变化着。也就是说,现在的您,不过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孩童罢了!”

“诶?!”辛巴达的表情顿时凝固在脸上。

未完待续

我大概要蹲死在这个冷坑里了(哭)求同好!

【青也】车,没有名字

没错我又来开车了。。

前天在群里夸下海口说要开车,往事不堪回首。

买了个教训,以后再也不能轻易承诺开车了【扶额】

老规矩,链接见评论区。

【青也】就是车

【青也】就是想开车

◎黑车!黑车!黑车!(重要的事说三遍)

◎一发完结的黄豹文,小清新勿入

◎脑洞来自群里的劳斯基们✔

【全文见评论区链接】

本来是打算当成元旦贺文的,结果因为懒癌拖到了现在,真的非常的对不起!【土下座】

大家就看的开心就好♥

【青也】过敏症状

过敏症状

◎其实内容和过敏也没有太大关系...

◎欧欧西有,八字母有,慎入

◎文笔幼稚,图个乐子,凑合着看

◎设定是罗天大礁后两个人已经在一起了相当长时间了,标准老夫老妻模式☞

诸葛青和男人睡觉会过敏的消息如同龙卷风一般的席卷了整个碧游村。这个本来就十分狭小的地方使得消息的传播速度极快,眨眼间这个大新闻就成为了村里的热门话题top1!

【顺便一提,top2和top3是
#马村长下巴形状奇特,疑似整容
#诸葛小哥入驻碧游村,整体颜值呈直线上升】

这才过了一天,事情就从诸葛青和男人睡觉会过敏变成了诸葛青和男人睡觉会七窍流血。据说这途中还经历了瘙痒,起痘,红肿,流脓等过程,鬼知道诸葛青到底经历了什么!

耳边满天飞的八卦,使王也不禁暗中诽谤:屁!那狐狸整天嘴里跑火车,他说啥信了的人才是蠢货!如果真是如此,那昨天晚上我床上那个难不成是个假的诸葛吗?对和男人睡觉过敏才是见了鬼!

转来转去不知道干什么的王也又回到了马村长分配给自己和诸葛青的房间。诸葛青看来还没有回来,这孙子!绝对是找马村长去了!

王也在心中将诸葛青骂了个爽,不得已又睡下来思考了一会人生。王也的想法其实很单纯。那时候为了给老天师挡劫,自己擅自下山参战,从而改变了诸葛青的人生轨迹,造成了他现在的处境,现在让他脱离这片纠纷才是对他而言最好的选择,才能让他回到原本的人生轨迹当中去。然而话是这么说,人家诸葛青完全不听啊!

其实诸葛青的想法他大概也知道,但还是觉得生气。在这种怒其不争哀其不幸的心理下,王也又想起这还是自己造的孽,唉,果然自己就是贱的!那时候下什么山?自己惹的一身骚不说,还欠下了一个大人情。该啊!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诸葛青终于回来了。听到他推门进来的响声,王也混沌的大脑瞬间清明。

现在这情况,直接让诸葛青跟着自己回去他肯定拒绝,但让他呆这也不是长远之计。那个姓马的一看就没干什么好事!到时候东窗事发,一定会牵连到诸葛青,本来那小孩儿就被自己打击到了,这样下去势必会给他的修行路上造成很大的绊子......到底该怎么说才好?王也心里一片茫然。

“老王,睡了吗?”诸葛青突然问道。

“啊...还没有”王也随口应付道。

还是好好谈谈吧,王也这样想着,从床上爬了起来。

“怎么了老王?”诸葛青看着突然起身的王也。

“也没啥,就是想和你说说话...”

“如果是劝我走还是算了吧老王,别白费“如果是劝我走还是算了吧老王,别白费力气了。”诸葛青笑着说道,一边脱了外套。

“啧...”被人拆穿了心事的老王有点尴尬,“你就这么确定我是要说这事?万一我真的只是想和你聊聊天呢?”

“那道长想说些什么,小的一定洗耳恭听”诸葛狐狸顺势坐上了老王的床。

“咳咳...那啥,你真的没想过你这样会造成什么后果吗老青?现在收手还来得及,真的。”王也觉得自己完全没有劝人的天赋,尤其是在对诸葛青时。

“......唉~”诸葛青长叹了一口气:“老王啊,我现在走是不可能的啦!你也知道我一向是个只为自己着想的人,我留着这里,是因为我不甘心。老王啊,你知道吗?”

诸葛青低头垂眸道:“我一直以自己家的武侯绝学为豪,但这次的罗天大礁让我认识到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我不想就这么放弃。呐,老王,你能理解我的吧。”

“罢了罢了...”王也挥挥手,他总是对诸葛青的示弱没有任何抵抗力。“我是管不了你了,你爱怎么怎么的去吧!”

“怎么?生气了?”诸葛青将自己的脸凑到王也面前,嬉皮笑脸的,“别介啊,我可是对你敞开了心呐”

“敞开了心?你这狐狸不知道有几颗七窍玲珑心呢?谁知道你敞开的是哪一颗?”王也不屑一顾,转过了身子准备睡觉。

“我只对老王你敞开心扉啊!”诸葛青也爬上了王也的床,从后面抱住了老王的腰。

“干嘛?”王也一脸无奈。“老王啊,如此良辰美景,我们的不做一些有意义的事吗?”诸葛青的手从王也宽松的T恤下伸了进去,摸索着四处点火。

“我累了你...额...”王也想要扒开诸葛青的爪子,却突然被捏住了宝贝。。“就一次嘛,老王~”诸葛青故意拉长了音调,听的王也一身鸡皮疙瘩。

“......唉,真的就一次啊”王也悲伤的发现自己真的无法拒绝诸葛青的请求。“我今儿可算是栽到你手上了。

【完整版评论走链接☞】

第二天起来,王也突然想起那个过敏的谣言,问诸葛青。诸葛青当时正在穿衣服,漏出背上昨晚激情时留下的抓痕,说“是啊,这难道不算是过敏症状吗?”

王也对这人的厚颜无耻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果然还是欠揍吧这人。
———————————––END––––––––––––––

那啥,新手司机,写的自己都没有感觉.....好想要一双会画画又会写文的手...

下一篇大概是abo设定的青也文,应该是连载(?)反正现在已经在构思中了,不久的将来就可以看到了^O^

最后,喜欢请小红心或者评论也行(更想要评论...前两篇文都没怎么有评论,残念...)

【青也】酒后乱性真的是太糟糕了

咳咳...这个是重制版。之前的那个图好多人说看不清,所以我重新整理了一下,合并了一二,成了一个小短篇。

如果这样还是看不了,评论走链接。

喜欢麻烦小红心或者评论哦(青也太冷了,兔子太寂寞会死掉的...)

【青也】关于王道长水杯的二三事

✘短打,一发完结

✘文笔烂,ooc可能有

✘青也向,个人宣泄作,没粮的悲愤衍生物

以下正文☞

王也有一个绝不离身的水杯,这个水杯已经相当有年头了。

小时候,由于家庭原因而十分早熟的王也总是能轻易看透并讨好他人。但自己的亲生哥哥常常投过来的满含不甘的眼神,让年幼的王也记忆深刻。

当时,任谁都能看得出来,王爸爸更喜欢王也一些。如果一直这样下去,那么,毫无疑问的,王也将会成为王家万贯家财的继承人。然而就在这时 变故出现了。

一位武当山上下来的道士找到了王也,说他根骨很好,问他想不想上山做道士。几乎没有犹豫,王也答应了。原因有很多,总结起来,就是怕麻烦。

王也在这种事上总是异常固执。他老爹拗不过他,只好顺了他的意。临走之前,他老爹给了他一笔钱,让他去购置一些生活必需品。然而这小子去外面转了一圈 回来手里就拎了个杯子,而且一看就是那种路边几十块钱的地摊货。问他钱呢,他倒实诚,说请同学吃饭了。果不其然又挨了他老爹一顿皮带炒肉 。

后来上山了,杯子用顺手了,也一直没舍得扔,就这样一直随身带着。春去冬来,不知不觉间这杯子就成了陪伴王也时间最长的东西。

直到罗天大礁。迫于命运的洪流,王也不得不下山了。或许真的是应了那句缘分天注定,王也欠下了一个人情,也结下了一段不解的缘。

自打在罗天大礁上打败诸葛青以来,这狐狸就一直跟在他屁股后面,怎样都赶不走。其实王也心里清楚这狐狸在想什么,但是罢了,这本来就是自己造成的孽果,这也是自然的。这样想着的王也完全忽略了两人之间亲密的不寻常的关系。直到某天,被这只狐狸用温言细语拐上了床并从头到尾的吃了个透,王也才追悔莫及,但已经为时过晚。

两人确定了恋爱关系。说是恋爱,其实也跟平时没什么不同。无非就是多做了些床上运动。老王同志整天喊着腰疼,老青同志这时总是一脸餍足。然后认命的去给老王揉腰捏腿。

某天看见老王同志的老干部杯子,诸葛青问他说:“我看你一直用这个杯子,它有什么特别啊?让你用了这么长时间?”

“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老王如此回答说“就是用的时间长了,顺手。”想了想,他又看向诸葛青“说起来,这杯子真的是陪了我相当长时间啊,比你还亲啊!”

诸葛青的脸当场就青了,(脸如其名)自己堂堂诸葛家后人,竟然比不上一个杯子!他泄愤似的拿起水杯喝了一大口水,然后用接吻的方式过渡给了正悠哉躺着的王也口中。措手不及的王也被呛到不行,咳嗽了半天,上气不接下气的,泪水鼻涕什么的都出来了,鼻头红红的看起来十分可怜且没形象。诸葛青露出了得逞的奸笑。

真是一个幼稚的男人!王也心中如此想到。

由于身份的需要,王也不得不去参加一些宴会。值得一提的是,即使在这种时候,王也也还带着他那接地气的水杯。

不得不说,那水杯看起来真的是太掉价了,即使西装革履,那个老干部水杯也如此显眼,瞬间就拉低了我们也总的档次。不过即使如此,也总有女人前拥后继的迎上来和王也搭话,毕竟人家身份在那里摆着,讨好这个人就能搭上王家这样的大船,以后的荣华富贵享之不尽。这样的条件,哪个女人不心动?

一旁的开发商们也想上去套话,但无一不被“热情”的姑娘们给挤开了。望着王也手中的杯子,大家心中都在寻思着,这莫不是哪家公司新研发出来的高科技产品?

但是后来事实证明了并不是。

在姑娘堆的缝隙里王也一眼就看到了诸葛青,于是毫不犹豫的叫住了他。诸葛青看到身着西装却一脸无奈的王也时,楞了一下,和他的想象一样,果然很帅。好心地把王也从姑娘们的魔爪下解救了出来,两人一起来到了外面散步。

听说了事情的全过程,诸葛青一脸无奈,你还真是喜欢你那水杯,到哪儿都带着它啊。

“没办法啊!我认杯子!而且东西还是熟的比较好用”王也看着自己手中的杯子说。“你不这么觉得吗?”

“是啊!”诸葛青看着王也的侧脸,轻笑着说“东西还是要熟了才好用啊!”

“嗯?”王也觉得诸葛青这句话好像哪里不对劲,但仔细一想,似乎并没有不妥,又闭上了嘴。

突然,诸葛青抓住王也的手,模样认真“王也,我喜欢你!”

王也一愣“嗯,我知道,我也是”

听到回答,诸葛青毫不犹豫的吻上了王也,王也也热情的回应了青。夕阳下,两个人的身影显得格外美好。

没错我就是如花!
老王抓着人家的手,好害羞〃∀〃〃∀〃

想要写青也向的小说哈哈哈,粮太少了!